首页 >科技

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始末借外资40亿美元

2019-06-15 02:57:21 | 来源: 科技

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始末:借外资40亿美元

大亚湾核电站全景。这座中国大陆个大型商业核电站,在审批之时便因“是否合营”引发争论。2008年7月,在正式发电14年后,其还清了全部贷款,连本带息共56.74亿美元。供图/大亚湾核电站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勋爵。供图/大亚湾核电站 1985年1月1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广东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合营合同正式签字。签字的双方,分别来自广东和香港。

在历时7年的筹备之后,大亚湾核电站工程正式启动。这个由广东、香港两地合营的核电站,既是中国大陆个大型商用核电站,亦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中外合资项目。

第二天,邓小平会见了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局主席嘉道理勋爵,并称,“用这个项目作为我们改革开放的典范”。

“核电设想”

“建不建关乎政治”

利用核能发电,中国人曾设想了30年。

新中国成立之初,发展核电与爆破原子弹的计划,便被一同提出。但因为种种原因,前者屡屡搁浅。

1955年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薄一波在《原子能计划12年大纲》中指出:“用原子能发电是动力发展的新纪元。”较早提出搞核电站、综合动力系统的设想。

清华大学的吕允文教授曾在媒体上撰文叙述,1964年,清华大学在北京昌平建成了原子能研究基地,代号“200号”。1970年,在“200号”负责人的建议下,又启动了“”工程,计划在国庆节前把电送到天安门。因未攻克关键技术等原因,该工程停建。

上世纪60年代末,华东用电告急。1970年2月8日,周恩来表态,要靠核电解决上海和华东的用电问题。

中国首座核电站因此被命名为“七二八”工程,但“文革”让它迟迟未开工。

迟迟没有进展的核电计划,甚至让中国人在当时的国际舞台上遭遇了小小尴尬。

1984年,中国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年度会议,被安排与英法美苏四国同坐排,这出乎中国代表团的意料。按照惯例,坐前排的都是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国家,而中国内地当时还没有核电站。

但主办方表示,中国的台湾已有核电站,“中国有权坐在排。”代表团成员、时任国家和工业部部长的蒋兴雄恍然大悟。

“能不能和平利用核能,在当时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是个政治问题。”2009年初,中国老一代核电人、中国广东核电集团高级工程师俞洁纯,这样表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对于核电发展的迫切:“美国、苏联等国都和平利用了原子能,中国建核电站却举步维艰。”

“苏南搁浅”

自主还是引进惹争论

按照中央初的设想,因为华东地区缺电严重,准备在苏南建核电站,选址江苏江阴。

但在之后的进一步论证中,苏南核电站面临着重重困难。

张爱萍曾任国防科委主任,其子张胜的着作中曾提到,苏南核电站的决策,在中央引发了一场争论,就中国核电的发展出现两种意见,是依靠自己、立足国内?还是引进技术、合作生产或成套进口?

此外,还有人从经济角度反对苏南建设核电站。苏南核电站的造价预算为31.38亿美元,“这对于新中国少量的外汇储备来说,是个天文数字。”而如果贷款,苏南核电站发出的电主要销向华东地区,当时的电价每度不到1角钱,没有还本付息的能力。

1979年,苏南核电站被决定缓建,终也没能搞成。

“广东叩门”

建核电站卖电给香港

“苏南”发展核电的大门关闭了,但中国发展核电的步伐并未停止。

1978年底,中国向世界宣告了发展核电的决心。

12月4日,邓小平在会见了法国外贸部长弗朗索瓦后宣布,中国将向法国购买两台百万千瓦的核电机组。

这两台核电机组,后来成为了“大亚湾”的起点。

大亚湾建核电站,是偶然,也是必然。

1978年5月,中国派出代表团考察西欧5个资本主义国家,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王全国是成员之一。在法国,代表团见到了核电这种新能源。多年后提及那次出访,他仍用“大开眼界、很受刺激”来形容那种心理震撼。

王全国向媒体回忆,广东核电的初设想是1978年时,香港人先提出在广东建核电站。但与苏南核电站同样,广东也面临着庞大的资金缺口,得自己想办法。且由于该省电力资源并不像华东那样紧张,广东似乎不具备建核电站的先天条件。

恰逢此时,美国一家公司到广东推荐核电,并提出将电卖给能源稀缺的香港收取外汇的办法,这一思路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

1979年,广东省电力公司尝试与负责九龙、新界供电的香港中华电力公司接触,双方对合营核电站的想法一拍即合。同年,水电部派出工作组到广东商议建核电站的事宜。

经过1年的谈判,1980年12月,粤港两家公司联合编写了在广东合营核电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俞洁纯至今仍保存着这部可行性研究报告。在他的办公室,看到,5本报告共计数十万字,清晰地勾勒出合营核电站“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的图景。其中详细载明,在4亿美元的注册资产中,中方出资75%,核电站建成后,70%的电量售给香港,电价为每度6美分左右,电费均用外汇支付。

“出资比例、电价以及售电比例都是经过了严格的经济测算。”俞洁纯说,由于当时港币的汇率与美元挂钩,不需担心外汇波动造成收入损失。如此计算,核电站运营15年便可还清贷款,20年的合营期结束后,核电站及收入归属中方。而销往内地的电,按照“保本不亏”的原则,初每度定价约0.55美分。

在当时,中国的大项目,如此详细地做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广东合营核电站是个

====

“大亚湾敲定”

英法银行贷款40亿

可行性报告在1981年4月送审,此后,两家电力公司等待了20个月。

曾任电力工业部部长的李鹏在其核电日记中提到,审批过程中,国务院多次召开常务会议,论证是否建立合营核电站,争论激烈。

部分支持者认为,合营基本上是无本生意,如果广东不搞,一旦香港自找出路,发展核电的机会就错过了。反对的声音则坚持,核电事业应该立足国内,走自力更生的道路。

此外,经济测算方面也出现意见分歧。王全国接受访问时表示,有的同志不放心,一听花40亿美元,了不得,而且核电站的投资90%以上是利用外资,许多人想不通。

俞洁纯回忆,论证期间,邓小平多次表态支持建立广东合营核电站,并提出东南沿海至少办两座核电站的设想。

1982年12月13日,中国核电史翻开了重要一页。

当天,国务院常务会议正式批准了广东核电站项目。因为选址在距香港45公里外的大亚湾,大亚湾核电站这个名字很快就在香港被叫响。

为什么将核电站建在大亚湾?曾任水电部副部长、大亚湾核电工程总指挥的彭士禄回忆,广东电力局初步勘察了4个地点,但难以敲定。终考察权衡后,把地点圈定在大亚湾。

他说,当时大亚湾距离香港、深圳均是四五十公里,且附近的海水平净,冷却水源充足,淡水来源丰富,山坡矮小便于施工,又只有一个小村庄几十户人家的移民工程,更主要的是这里的地质构造好,没有发生过地震……

通过谈判,大亚湾核电站又确定向法国引进核岛,向英国购买常规设备的方案,并由两国的银行向中国贷款40亿美元。这笔钱相当于投资金额的近9成。

1985年1月18日,粤港双方在北京正式签署合营合同。

““普核”运动”

案例登上教科书

刚刚起步的大亚湾,很快就遇到了道挫折。

1986年4月,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泄漏。消息传来,在香港引发了“地震”,一时间,有关“大亚湾不安全”的流言四起。当地56个社会团体发动了104万港人签名请愿,要求停建、缓建大亚湾核电站。

45公里外的大亚湾乌云密布。面对这股反对力量,7月,邓小平通过电报一锤定音:“中央领导对建设大亚湾核电站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广东核电合营公司也由此开始了成立后的首次危机公关。作为首任公关处处长,俞洁纯坦言“当时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职务,但感觉压力很大,任务迫在眉睫”。

此后,一场规模浩大的“普核”运动迅速展开。广东核电合营公司前往香港尖沙咀办核电展,“大亚湾距香港将近50公里,比国外核电站距离城市都远,”俞洁纯说,展览图文并茂,他们还介绍了国外核电站的运行经验。在与当地旅行社的合作下,部分香港民众随旅行团前来参观还未正式开工建设中的“大亚湾”。同时,港英政府的立法、行政部门也自行前往欧美考察核电站。

此后,当地媒体对大亚湾的报道开始“转向”,对核电进行了正面的介绍,民众关于“核电危险”的观念也逐渐改变,反核风波终得到了平息。而这场浩荡的“普核”运动,也成为我国公共关系教科书上着名的案例之一。

与香港民众的“激烈”反映相比,内地包括大亚湾当地的群众,对这座即将建设的核电站却保持着“冷静”。

“内地民众一点反对的声音也没发出来。”俞洁纯分析,当时群众除了不了解核电外,也缺乏相应的“意识”。

“满意答卷”

香港检测“无辐射”

1994年2月,在经历了7年多的建设后,大亚湾核电站正式发电。

据统计,至2008年底,近15年来,大亚湾核电站累计向香港售电1373亿度,占对方同期用电量的1/4.2008年7月,核电站如约还清了全部贷款,连本带息共56.74亿美元。

夜幕降临,与大亚湾隔海相望的香港灯火辉煌。

大亚湾刚刚并发电之时,香港皇家天文台专门设立了一批检测台,用以监控大亚湾方向的辐射变化。

2004年,俞洁纯参观香港天文台时,向工作人员查询这一数据的历史情况,在对方递上来的坐标图中,对大亚湾污染的检测值体现为一根横线,“无辐射污染,且十多年来没有变过。”

谈及此,俞洁纯露出笑容,他认为,大亚湾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本报傅沙沙广东大亚湾报道

关键词:

大亚湾核电站

男科
管理软件saas
微信小程序如何开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