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越南老人中国军队是见过的部队

2019-05-14 18:59:37 | 来源: 养生

越南老人:中国军队是见过的部队

走进越南的中国烈士陵园

清明前夕,一路阴雨霏霏。

“你们来了。”67岁的越南老人、孟莱陵园工作人员武士振看到一行时,并没有流露出诧异的表情。

“他们寂寞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近三五年间,不断有从中国来的人员前来收集各种资料,拿着相机拍摄墓地照片,清明前后人数更多。”武士振的语调很平静。

据说,来这里的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有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在墓碑前敬上的不乏五粮液、茅台等名酒和名牌香烟。

52座烈士墓的故事

走进陵园,油然而生一股仰慕之情。两旁的红木棉郁郁葱葱,甬道从大门通向纪念碑主碑。主碑的两侧是花坛,地面上清晰可见五角星水泥雕刻。纪念碑顶部是五角星,正面从上而下刻写着“援越抗美烈士永垂不朽”。52座烈士墓整齐排列在主碑后,碑身呈长方形,墓碑上用中文刻着烈士姓名、生前单位职务和牺牲时间等。

从墓碑上看,孟莱烈士陵园中牺牲的烈士分别来自安徽、福建、云南、湖北、贵州、广西、湖南、河北、山东等地,年轻的徐展新烈士,广西苍梧县人,1947年出生,1966年10月牺牲,牺牲时还不到20岁。

武士振告诉,这里的陵园保护得很好,烈士陵园一向是越南国家负责修缮的,国家、省和市每年都有一定的拨款下来。

中国烈士事迹写进越南教科书

曾多次带领援越老兵重返战友陵园的越南导游李氏庄告诉,在越南抗法、抗美救国战争中,1400多名中国援越人员为支援越南人民的正义事业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长眠在越南北部和中部的40处烈士陵园内。

清明前夕,还来到位于越南锦普港的另一处烈士陵园,看到了1965年在这里牺牲的中国士兵陵墓。

锦普港被誉为兵家必争之地,与北部湾中心的白龙尾岛近在咫尺,白龙尾岛恰恰是美军飞机前往中国援越交通生命线“胡志明小道”的必经之路。

由于没有找到陵墓的管理人员,对这里安葬的中国士兵人数无从知晓,但根据当地一位年逾70岁的老人回忆:“少有20多人,甚至更多。”

贾铁钢无疑是让当地群众记忆较为深刻的,他是中国援越船运大队在越南牺牲的个人。在采访中了解到,直到今天,贾铁钢烈士的事迹仍然被越南当地中小学校当做爱国主义教育的典范教材。一些学校还保持着在清明时节前往烈士陵园祭奠烈士的习惯。

“中国军队是的部队!”

参加过10号公路修筑的越南老人尹氏雄说:“这辈子我先后见过法国兵、日本兵、美国兵和中国的解放军,但中国军队是的部队!”

尹氏雄回忆,1965年开始,中国军队就不断进入越南,不会说越南话,却全都穿着越南人民军的服装或者蓝色工作装,“我们只知道是中国的后勤部队,来帮我们修路的,先是住帐篷,后来建起了木板房,用锄头、铲子和手推车开山挖路。修不过去的路,甚至采取悬崖上吊着绳子,用手打洞,用炸药开挖的办法。”

难的还是要应付来自天上的敌人。美军飞机几乎每天都会例行侦察、轰炸,大量的炸药倾泻而下,士兵们只能在夜里干、在雨雾蒙蒙的季节拼命抢时间。

“都是很好的小伙子。很年轻,很能干,能吃苦,农活忙的时候,甚至还帮我们抢收抢种,从来没有发生过骚扰村民的事情,平时他们也很少进村。”

一个修墓人眼中的远征军墓地

快40年了,张其勇至今还记得次去墓地拜祭时的情形:

“公墓正门牌楼旁的门房早已成为残垣断壁,孤零零地伫立着几个立柱和一垛后墙。埋葬英烈的墓地内树木凌乱荒草横生,萧瑟凄凉有如废墟。一些墓碑已经残颓倾圮,上面镌刻的部分文字在风侵雨淋下也难以辨认。还有一些水泥封顶的坟茔开裂,露出块块墓砖……”张其勇一边说,一边拿出当时的图片证实他的描述。

中国抗日远征军的那段悲壮历史,直到近一两年才渐渐被国人提起,更不用说那些身葬异域埋尸荒野的殉国将士灵骨。其实,早在若干年前,作为一位旅居印度的华人,张其勇就曾试图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这种状况。

偶然邂逅荒废墓园

1969年,祖籍广东梅县的张其勇,在印度加尔克汉德省的兰济市开设中餐馆。4年后的1973年,他隐约得知距兰济市约一小时车程的兰伽,有一座埋葬着数百名中国抗日远征军将士遗骨的墓地。

张其勇说,他是通过两个渠道知道这座墓地的。一是当年远征军因各种原因滞留的士兵,他亲眼见过的就有10多个,可惜很多人都先后离世。另一个是当地的百姓和华侨,远征军当年驻扎在兰伽集训时有5万之众,印度华侨中有做小生意的,专门卖物品给驻军,不少人都知道那里有个中国军人公墓。

然而,次前去兰伽查勘拜祭时的情形,令身为华侨的张其勇感到十分痛心。“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但忠骸烈骨近乎湮没于荒野,令我这个后人深感无颜于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先烈。”于是,张其勇产生了重新整修墓地的念头。

自愿充当工程监工

兰伽公墓的整修工程首先需得到印度方面的准许。因为印度原是英国属地,英国方面之前已为墓地一个个编号,政府间应该有相关协定,但因疏于管理,墓地早已成为荒野。兰伽也是印度军营所在地,离公墓很近,于是,张其勇便与侨社人士亲往当地军营同军官交涉谈判,终于获准重修。

由于旅印华侨财力有限,张其勇便与台湾方面联系,表达重修抗日远征军烈士公墓的想法。经过多方的努力,终于在1981年获得400多万印度卢比的资助。

据张其勇介绍,兰伽公墓的整修工程款拨给印度华侨联合总会管理,工程则承包给当地印度人,雇几十名男女工人施工。由于他所在的兰济市距兰伽较近,同时因开餐馆也认识不少当地人和军营的军官,于是张其勇主动承担起整修工程的监工一职。尽管事情繁琐,但他分文无取。施工期间,张其勇几乎每天都要奔波往返兰济市和兰伽镇。

张其勇说,“没有烈士遗骨的移动,都是就地的修复。”经过八个多月的施工,工程于1982年完成,并在1983年2月14日举行隆重剪彩典礼。前远征军团长李定一前来主持公墓完工仪式时,一到墓园,便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24颗柏树代表24个节气

经过整修的兰伽公墓当时焕然一新。牌楼大门旁分建六间门房,周围围墙下已经植树成行。有道路直达墓地的中心纪念石碑,道路两旁是翠柏与花卉。两旁亦辟道路,并左右分建凉亭。他拿起一张全景照片说,墓地中间的道路和两侧的柏树是他设计规划的,24颗柏树,即代表一年的24个节气,又代表一天的24小时。

兰伽公墓共有580座坟穴,但仅40余座墓碑列有姓名,大多为无名英雄。据一份资料介绍,他们大多死于疟疾等疾病。

殉国的唐铁成少将是公墓中官阶的。张其勇说,唐墓除依原式整修外,还在坟旁三面筑以短墙,并铺了水泥地。

墓地内还专门新建一栋两层的中式建筑,一楼是祭奠堂,桌子上有插香的炉台,纪念灵牌上书“中国驻印军英烈将士灵位”。二楼是极乐殿,内有一尊佛像。

虽然1994年举家移民加拿大后,照料公墓事宜由台湾在当地“代表处”接手,但至今还令张其勇放心不下的是,印度的另一处中国远征军将士墓地--位于印度阿萨姆邦的小镇利多。张其勇说,那里的一条公路旁掩埋着大约600位殉国将士。

1982年冬,张其勇曾和印度的工程人员去现场勘察过,也想把灵骨迁葬到兰伽公墓。但由于阿萨姆邦处于“限制外国人行动的地区”,所以1983年他再去时,一行人在机场被扣留后不得不原路返回。

张其勇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示,“现在虽然退休在家,但如果需要重修,需要向导,我可以去带路。”

张大使与守墓人合影

该烈士陵园建于1978年,中国援建喀喇昆仑公路巴方段的88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长眠于此。

移动电玩城
袖珍石猴多少钱一只
股票配资

猜你喜欢